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

玮天网络

搜索
天一娱乐 门户 查看主题

诗经·国风·周南

发布者: admin | 发布时间: 2019-8-29 01:16| 查看数: 856| 评论数: 0|帖子模式

                             
诗经·国风·周南
国风·周南:关雎  葛覃  卷耳  樛木  螽斯  桃夭  兔罝  芣苡  汉广  汝坟  麟之趾
关雎
朝代:先秦
作者:佚名
原文:
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
参差荇菜,左右流之。窈窕淑女,寤寐求之。
求之不得,寤寐思服。悠哉悠哉,辗转反侧。
参差荇菜,左右采之。窈窕淑女,琴瑟友之。
参差荇菜,左右芼之。窈窕淑女,钟鼓乐之。
译文
关关和鸣的雎鸠,相伴在河中的小洲。那美丽贤淑的女子,是君子的好配偶。
参差不齐的荇菜,从左到右去捞它。那美丽贤淑的女子,醒来睡去都想追求她。
追求却没法得到,白天黑夜便总思念她。长长的思念哟,叫人翻来覆去难睡下。
参差不齐的荇菜,从左到右去采它。那美丽贤淑的女子,奏起琴瑟来亲近她。
参差不齐的荇菜,从左到右去拔它。那美丽贤淑的女子,敲起钟鼓来取悦她。
注释
⑴关关:象声词,雌雄二鸟相互应和的叫声。雎鸠(jū jiū):一种水鸟名,即王鴡。
⑵洲:水中的陆地。
⑶窈窕(yǎo tiǎo)淑女:贤良美好的女子。窈窕,身材体态美好的样子。窈,深邃,喻女子心灵美;窕,幽美,喻女子仪表美。淑,好,善良。
⑷好逑(hǎo qiú):好的配偶。逑,“仇”的假借字,匹配。
⑸参差:长短不齐的样子。荇(xìng)菜:水草类植物。圆叶细茎,根生水底,叶浮在水面,可供食用。
⑹左右流之:时而向左、时而向右地择取荇菜。这里是以勉力求取荇菜,隐喻“君子”努力追求“淑女”。流,义同“求”,这里指摘取。之:指荇菜。
⑺寤寐(wù mèi):醒和睡。指日夜。寤,醒觉。寐,入睡。又,马瑞辰《毛诗传笺注通释》说:“寤寐,犹梦寐。”也可通。
⑻思服:思念。服,想。 《毛传》:“服,思之也。”
⑼悠哉(yōu zāi)悠哉:意为“悠悠”,就是长。这句是说思念绵绵不断。悠,感思。见《尔雅·释诂》郭璞注。哉,语气助词。悠哉悠哉,犹言“想念呀,想念呀”。
⑽辗转反侧:翻覆不能入眠。辗,古字作展。展转,即反侧。反侧,犹翻覆。
⑾琴瑟友之:弹琴鼓瑟来亲近她。琴、瑟,皆弦乐器。琴五或七弦,瑟二十五或五十弦。友:用作动词,此处有亲近之意。这句说,用琴瑟来亲近“淑女”。
⑿芼(mào):择取,挑选。
⒀钟鼓乐之:用钟奏乐来使她快乐。乐,使动用法,使……快乐。

参考资料:
1、骆玉明 等 .先秦诗鉴赏辞典 .上海 :上海辞书出版社 ,1998 :1-6 .2、朱熹 .诗经集传 .上海 :上海古籍出版社 ,1987 :1-2 .

葛覃
朝代:先秦
作者:佚名
原文:
葛之覃兮,施于中谷,维叶萋萋。黄鸟于飞,集于灌木,其鸣喈喈。
葛之覃兮,施于中谷,维叶莫莫。是刈是濩,为絺为绤,服之无斁。
言告师氏,言告言归。薄污我私,薄浣我衣。害浣害否,归宁父母。

注释
  女仆采葛制衣工作完毕,告假回家探望父母。
  葛:多年生草本植物,花紫红色,茎可做绳,纤维可织葛布。覃(tán)(音谈):延长。施(yì):蔓延。维:语助词。萋萋:茂盛貌。中谷:谷中 ,凡是诗言“中”字在上者,皆语词。
  黄鸟:一说黄鹂,一说黄雀。于:曰;聿,作语;于飞,即正在飞。灌木:丛生的树木。喈喈(jiē)(音接):鸟鸣声。
  莫莫:茂盛貌。
  刈(yì)(音义):斩,割。濩(音获):煮。絺(chī):细的葛纤维织的布。綌(xì):粗的葛纤维织的布。斁(yì):厌。
  言:一说第一人称,一说作语助。师氏:类似管家奴隶,一说专司教导之职的贵族女师。
  薄:语助词。污(音务):揉搓着洗。私:内衣。衣:上曰衣,下曰裳。浣:洗。
  害(音何):通曷,盍,何,疑问词。否:不。
  注,《诗经》中言字有很多应读为焉。言与焉古通用。《小雅·大东》:“睠言顾之。”《荀子·宥坐》

卷耳
朝代:先秦
作者:佚名
原文:
采采卷耳,不盈顷筐。嗟我怀人,置彼周行。(寘 通:置)
陟彼崔嵬,我马虺隤。我姑酌彼金罍,维以不永怀。
陟彼高冈,我马玄黄。我姑酌彼兕觥,维以不永伤。
陟彼砠矣,我马瘏矣,我仆痡矣,云何吁矣。
译文
  采了又采卷耳菜,采来采去不满筐。
  叹息想念远行人,竹筐放在大路旁。
  登上高高的石山,我的马儿已困倦。
  我且斟满铜酒杯,让我不再长思念。
  登上高高的山岗,我的马儿多踉跄。
  我且斟满斗酒杯,但愿从此不忧伤。
  登上高高的山头,我的马儿已难行。
  我的仆人疲困不堪了,多么忧伤啊。

注释
  (1)采采两句:采采,不断的采;另一说,采采,茂盛貌。卷耳,即苓耳。形如鼠耳,叶青白色,白华细茎,蔓生。可食,但滑而少味。盈,满。顷筐,浅筐。这两句说,虽不断地采着卷耳,但仍不能采满一浅筐;以形容其忧思之深。
  (2)寘,同“置”。周行,周的行列。行,疑指军行。这句说,我所怀念的人,被置于周的军队中。一说,周行,大路;彼,指顷筐;寘彼周行,把顷筐放在大路边。
  (3)陟,攀登。崔嵬,《毛传》说是覆盖着石子的土山。《尔雅》则说是覆盖着泥土的石山。
  (4)我,妇人相像中的丈夫自我。虺隤(huītuí),马疲劳生病。
  (5)姑,姑且。金罍(lei,二声),青铜酒器,比酒尊大;是青铜时代贵族所用的器物。又,《说文》引此句作“我沽酌彼金罍”,则为满酌金罍之意。同书:“秦人以市买多得为沽。”
  (6)永,长久。怀,思念。这句写征人藉饮酒来排除自己对家里的怀念。
  (7)玄黄,疾病的通称。
  (8)兕(si,四声)觥(gong,一声),兕牛角制成的洒器。兕,类似犀牛的野牛,一角,青色。
  (9)永伤,犹永怀。伤亦思之意。
  (10)砠(ju,一声),《毛传》说是覆盖着泥土的石山,《尔雅》说是覆盖着石子的土山。
  (11)瘏(tu,二声),病。此处作动词用,为患病之意。
  (12)痡(pu,一声),疲困不堪。
  (13)云何吁(xu,一声)矣,多么忧伤。云,语词。吁,忧。

樛木
朝代:先秦
作者:佚名
原文:
南有樛木,葛藟累之。乐只君子,福履绥之。
南有樛木,葛藟荒之。乐只君子,福履将之。
南有樛木,葛藟萦之。乐只君子,福履成之。

译文
  南有弯弯树,攀满野葡萄。
  新郎真快乐,安享幸福了。
  南有弯弯树,覆满野葡萄。
  新郎真快乐,大有幸福了。
  南有弯弯树,缠满野葡萄。
  新郎真快乐,永驻幸福了。

注释
  樛(jiū 纠):木下垂曰樛。
  葛:多年生草本植物,花紫红色,茎可做绳,纤维可织葛布。
  藟(lěi 垒):藟似葛,野葡萄之类。
  累:攀缘,缠绕。
  只:语助。
  福履:福禄也。
  绥(suí 随):安也。
  荒:覆盖。
  将:扶助也;或释为“大”。
  萦(yíng 营):回旋缠绕。
  成:就也;到来。
  樛木.后妃逮下也.言能逮下而无嫉妒之心焉。

螽斯
朝代:先秦
作者:佚名
原文:
螽斯羽,诜诜兮。宜尔子孙,振振兮。
螽斯羽,薨薨兮。宜尔子孙。绳绳兮。
螽斯羽,揖揖兮。宜尔子孙,蛰蛰兮。

译文
  蝈蝈绿翅振,聚来鸣好音,你的众子孙,多得连成群。
  蝈蝈绿翅振,轰轰唱好音,你的众子孙,延绵万年长。
  蝈蝈绿翅振,相聚共纷纷,你的众子孙,和睦心欢畅。
注释
  螽斯①
  螽斯羽,诜诜shēn②兮。宜③尔子孙,振振④兮。
  螽斯羽,薨薨⑤兮。宜尔子孙。绳绳⑥兮。
  螽斯羽,揖揖⑦兮。宜尔子孙,蛰蛰⑧兮。
  ① 螽zhōng斯:有时也被称为蝈蝈,外表像蝗虫,但螽斯是直翅目螽斯总科,蝗虫是蝗总科。螽斯科为渐变态昆虫,一生要经历卵、若虫和成虫三个阶段,成虫通常在7~9月为活跃期,主要栖息于丛林、草间。成虫植食性或肉食性,也有杂食种类。螽斯发出的各种美妙的声音,是靠一对覆翅的相互摩擦形成的。能够发出声音的只是雄性螽斯,雌性是“哑巴”,但雌性有听器,可以听到雄虫的呼唤。
  ② 诜shēn:〔~~〕古同“莘莘”,众多。
  ③ 宜:合适;适宜。
  ④ 振振zhèn zhēn:仁厚貌。
  ⑤ 薨薨hōng hōng:象声词。众虫齐飞声。《诗·大雅·緜》:“捄之陾陾,度之薨薨。”
  ⑥ 绳绳mǐn mǐn:形容接连不断,绵绵不绝貌。。”《老子》:“绳绳兮不可名,复归於无物。”
  ⑦ 揖揖yī yī:群聚貌;众多貌。宋 欧阳修 《别后奉寄圣俞二十五兄》诗:“我年虽少君,白发已揖揖。”
  ⑧ 蛰蛰zhé zhé:众多貌。唐 李贺 《感讽》诗之五:“侵衣野竹香,蛰蛰垂叶厚。”

桃夭
朝代:先秦
作者:佚名
原文:
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之子于归,宜其室家。
桃之夭夭,有蕡其实。之子于归,宜其家室。
桃之夭夭,其叶蓁蓁。之子于归,宜其家人。

译文
  茂盛桃树嫩枝芽,开着鲜艳粉红花。
  这位姑娘要出嫁,定能使家庭和顺。
  茂盛桃树嫩枝芽,桃子结得肥又大。
  这位姑娘要出嫁,定能使家庭美满。
  茂盛桃树嫩枝芽,叶子浓密有光华。
  这位姑娘要出嫁,定能使家人幸福。

注释
  夭夭:桃花怒放的样子。
  华:古花字。
  之子:这位姑娘。
  于归:出嫁。古代把丈夫家看做女子的归宿,故称“归”。
  之,指示代词。
  蕡,肥大,果实将熟的样子。有蕡其实:它的果实十分繁盛。
  蓁蓁:繁茂的样子。
  灼灼:花朵色彩鲜艳如火。
  宜:和顺、亲善。

兔罝
朝代:先秦
作者:佚名
原文:
肃肃兔罝,椓之丁丁。赳赳武夫,公侯干城。
肃肃兔罝,施于中逵。赳赳武夫,公侯好仇。
肃肃兔罝,施于中林。赳赳武夫,公侯腹心。

译文
  兔网结得紧又密,布网打桩声声碎。武士气概雄赳赳,是那公侯好护卫。
  兔网结得紧又密,布网就在叉路口。武士气概雄赳赳,是那公侯好帮手!
  兔网结得紧又密,布网就在林深处。武士气概雄赳赳。是那公侯好心腹!

注释
  ⑴肃肃:整饬貌,密密。罝(jū 居):捕兽的网。
  ⑵椓(zhuó 浊):打击。丁丁(zhēnɡ 争):击打声。布网捕兽,必先在地上打桩。
  ⑶公侯:周封列国爵位(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)之尊者,泛指统制者。干:通“捍”。干城,御敌捍卫之城。
  ⑷逵(kuí 魁):九达之道曰“逵”。中逵,即四通八达的路叉口。
  ⑸仇(qiú 求):通“逑”。
  ⑹林:牧外谓之野,野外谓之林。中林,林中。
  ⑺腹心:比喻最可信赖而不可缺少之人。


芣苡
朝代:先秦
作者:佚名
原文:
采采芣苡,薄言采之。采采芣苡,薄言有之。
采采芣苡,薄言掇之。采采芣苡,薄言捋之。
采采芣苡,薄言袺之。采采芣苡,薄言襭之。

译文
  繁茂鲜艳的芣苡,采呀采呀采起来。繁茂鲜艳的芣苡,采呀采呀采得来。
  繁茂鲜艳的芣苡,一片一片摘下来。繁茂鲜艳的芣苡,一把一把捋下来。
  繁茂鲜艳的芣苡,提起衣襟兜起来。繁茂鲜艳的芣苡,掖起衣襟兜回来。

注释
  ①采采:同“彩彩”;繁茂、鲜艳。
  ②芣苡(fú yǐ):植物名,即车前子,种子和全草入药。(“芣苡”古时本字是“不以”。“不以”也是今字“胚胎”的本字。“芣苡”即是“胚胎”。见《闻一多全集》)
  ③薄言:都是语助词,这里含有劝勉的语气。
  ④ 有:采取,指已采起来。
  ⑤掇(duō):拾取。
  ⑥捋(luō):顺着枝条把车前子抹下。
  ⑦袺(jié):提起衣襟兜东西。
  ⑧襭(xié):翻转衣襟插于腰带以兜东西。

汉广
朝代:先秦
作者:佚名
原文:
南有乔木,不可休思。
汉有游女,不可求思。
汉之广矣,不可泳思。
江之永矣,不可方思。

翘翘错薪,言刈其楚。
之子于归,言秣其马。
汉之广矣,不可泳思。
江之永矣,不可方思。

翘翘错薪,言刈其蒌。
之子于归,言秣其驹。
汉之广矣,不可泳思。
江之永矣,不可方思。

译文
南山乔木大又高,树下不可歇阴凉。
汉江之上有游女,想去追求不可能。
汉江滔滔宽又广,想要渡过不可能。
江水悠悠长又长,乘筏渡过不可能。

柴草丛丛错杂生,用刀割取那荆条。
姑娘就要出嫁了,赶快喂饱她的马。
汉江滔滔宽又广,想要渡过不可能。
江水悠悠长又长,乘筏渡过不可能。

柴草丛丛错杂生,用刀割取那蒌蒿。
姑娘就要出嫁了,赶快喂饱小马驹。
汉江滔滔宽又广,想要渡过不可能。
江水悠悠长又长,乘筏渡过不可能。

注释
①休思:休思。休:止息也;思:语气助词,没有实义。
②汉:指汉水。游女:在汉水岸上出游的女子。
③江:指长江。永:水流很长。
④方:渡河的木排。这里指乘筏渡河。
⑤翘翘:众也,秀起之貌。错薪:杂乱的柴草。
⑥楚:杂薪之中尤翘翘者
⑦秣(mò):喂马。
⑧蒌(lóu):草名,即蒌蒿


汝坟
朝代:先秦
作者:佚名
原文:
遵彼汝坟,伐其条枚。未见君子,惄如调饥。
遵彼汝坟,伐其条肄。既见君子,不我遐弃。
鲂鱼赪尾,王室如毁。虽则如毁,父母孔迩。

译文
沿着汝河大堤走,采伐山楸那枝条。
还没见到我夫君,忧如忍饥在清早。
沿着汝河大堤走,采伐山楸那余枝。
终于见到我夫君,请莫再将我远弃。
鳊鱼尾巴色赤红,王室事务急如火。
虽然有事急如火,父母穷困谁养活!

注释
1.遵:循,沿。 汝:汝河,源出河南省。坟(fén):水涯,大堤。
2.条:山楸树。一说树干(枝曰条。干曰枚)。
3.君子:此指在外服役或为官的丈夫。
4.惄(nì):饥,一说忧愁。 调(zhōu):又作“輖”,“朝”(鲁诗此处作“朝”字),,早晨。 
调饥:早上挨饿,以喻男女欢情未得满足。
5.肄(yì):树砍后再生的小枝。
6.遐(xiá):远。
7.鲂(fáng)鱼:鳊鱼。 赬(chēng):浅红色。
8.毁(huǐ):火,齐人谓火为毁。如火焚一样的颜色。
9.孔:甚。 迩(ěr):近,此指迫近饥寒之境。

对于这首诗的主旨,《毛诗序》以为是赞美“文王之化行乎汝坟之国,妇人能闵其君子犹勉之以正也”;汉刘向《列女传》更附会其说,指实此乃“周南大夫”之妻所作,恐其丈夫“懈于王事”,故“言国家多难,惟勉强之,无有谴怒遗父母忧”也。《韩诗章句》则以为,此乃妇人“以父母迫近饥寒之忧”,而劝夫“为此禄仕”之作,显然并无赞美“文王之化”的“匡夫”之义。近人大多不取毛、韩之说,而解为妻子挽留久役归来的征夫之作,笔者以为似更切近诗意。

  这在诗之首章,其实已透露了消息。“遵彼汝坟,伐其条枚”——在高高的汝河大堤上,有一位凄苦的妇女,正手执斧子砍伐山楸的树枝。采樵伐薪,本该是男人担负的劳作,现在却由织作在室的妻子承担了。读者不禁要问:她的丈夫究竟到哪里去了?竟就如此忍心让妻子执斧劳瘁!“未见君子,惄如调饥”二句的跳出,即隐隐回答了此中缘由:原来,她的丈夫久已行役外出,这维持生计的重担,若非妻子又靠谁来肩起?“惄”者忧也,“调饥”者朝食未进也。满腹的忧愁用朝“饥”作比,自然只有饱受饥饿折磨的人们,方有的真切感受。那么,这倚徙“汝坟”的妻子,想必又是忍着饥饿来此伐薪的了,此为文面之意。“朝饥”还有一层意思,它在先秦时代往又被用来作男欢女爱的隐语。而今丈夫常年行役,他那可怜的妻子,又何曾能享受到丝毫的眷顾和关爱?这便是首章展示的女主人公境况:她孤苦无依、忍饥挨饿,大清早便强撑衰弱之身采樵伐薪。当凄凉的秋风吹得她衣衫飘飘,大堤上传送来一声声“未见君子,惄如调饥”的怆然叹息时,能不令你闻之而酸鼻?

  第二章诗情发生了意外的转折。“遵彼汝坟,伐其条肄”二句,不宜视为简单的重复:“肄”指树木砍伐后新长的枝条,它岂不点示了女主人公的劳瘁和等待,秋往春来又捱过了一年?忧愁悲苦在岁月漫漫中延续,期待也许早已化作绝望,此刻却意外发现了“君子”归来的身影!于是“既见君子,不我遐弃”二句,便带着女主人公突发的欢呼涌出诗行。不过它们所包含的情感,似乎又远比“欢呼”要丰富和复杂:久役的丈夫终于归来,他毕竟思我、爱我而未将我远弃,这正是悲伤中汹涌升腾的欣慰和喜悦;但归来的丈夫还会不会外出,他是否还会将我抛在家中远去?这疑虑和猜思,难免又会在喜悦之余萌生;然而此次是再不能让丈夫外出的了,你怎能将可怜的妻子再次远弃!这又是喜悦、疑虑中发出的深情叮咛了。如此种种,实难以一语写尽,却又全为“不我遐弃”四字所涵容——《国风》对复杂情感的抒写,正是如此淳朴而又婉曲! (潘?龙)

  第三章则为女主人公见到丈夫后表白的话语。自己在家辛苦做家务,丈夫在外服劳役,王室的劳役政策又使他们无法相见,现在即使相见了,可是丈夫还可能会再次外出服劳役.自己在家累点苦点没什么,因为自己有父母在身边作依靠,再累也值得,而丈夫却一人在外,风吹日晒,很辛苦.(风语者)


麟之趾
朝代:先秦
作者:佚名
原文:
麟之趾,振振公子,于嗟麟兮。
麟之定,振振公姓,于嗟麟兮。
麟之角,振振公族,于嗟麟兮。

译文
麟的脚趾呵,仁厚的公子呵。哎哟麟呵!
麟的额头呵,仁厚的公姓呵。哎哟麟呵!
麟的尖角呵,仁厚的公族呵。哎哟麟呵!

注释
⑴麟:麒麟,传说动物。它有蹄不踏,有额不抵,有角不触,被古人看作至高至美的野兽,因而把它比作公子、公姓、公族的所谓仁厚、诚实。趾:足,指麒麟的蹄。
⑵振振(zhēn真):诚实仁厚的样子。公子:与公姓、公族皆指贵族子孙。
⑶于(xū虚):通吁,叹词。 于嗟:叹美声。
⑷定:通颠,额。
⑸公姓:诸侯之子为公子,公子之孙为公姓。或曰公姓犹言公子,变文以协韵。
⑹公族:与公姓义同。


这是一首赞美诸侯公子的诗。但这公子究竟是作为商纣“西伯”的文王之子,还是爵封“鲁公”的周公旦之子,抑或是一般的贵族公子,就不得而知了。按朱熹《诗集传》“文王后妃德修于身,而子孙宗族皆化于善,故诗人以‘麟之趾’兴公之子”的解说看,似指周文王的“子孙”而言;但《毛诗序》则有“《关雎》之化行则天下无犯非礼,虽衰世之公子,皆信厚如麟趾之时也”之说。既为“衰世”,就非必定为文王或周公之子了。

  赞美贵族公子,而以“麟”起兴,这在今天的读者,或许会感到奇怪,但在古代却是一桩异常庄重和动情的事。所谓“麟”,其实就是糜,鹿之一种而已。不过古代传说中的“麟”,却非同寻常:据汉刘向《说苑》称,“麒麟,麕身牛尾,圜头一角,含信怀义,音中律吕,步中规矩,择土而践,彬彬然动则有容仪”;《春秋感应符》更发挥“一角”之义曰:“麟一角,明海内共一主也。”《荀子》亦云:“古之王者,其政好生恶杀,麟在郊野。”大抵是一种兆示“天下太平”的仁义之兽。所以后儒赞先王之圣明,则眉飞色舞于“麒麟在圃,鸾凤来仪”;孔子生春秋乱世,则为鲁哀公之“获麟”而泣,以为麟出非时也。

  明白了“麟”在古人心目中的尊崇地位,即可把握此诗所传达的热烈赞美之情了。首章以“麟之趾”引出“振振公子”,正如两幅美好画面的化出和叠印:眼间刚出现那“不践生草、不履生虫”的仁兽麒麟,悠闲地行走在绿野翠林,却又恍然流动,化作了一位仁厚(“振振”)公子,在麒麟的幻影中微笑走来。仁兽麒麟与仁厚公子,由此交相辉映,令人油然升起一股不可按抑的赞叹之情。于是“于嗟麟兮”的赞语,便带着全部热情冲口而出,刹那间振响了短短的诗行。二、三两章各改动二字,其含义并没有多大变化:由“麟”之趾,赞到“之定”、“之角”,是对仁兽麒麟赞美的复沓;至于“公子”、“公姓”、“公族”的变化,则正如马瑞辰《毛诗传笺通释》所说,“此诗公姓犹言公子,特变文以协韵耳。公族与公姓亦同义”。如此三章回旋往复,眼前是麒麟、公子形象的不断交替闪现,耳际是“于嗟麟兮”赞美之声的不断激扬回荡。视觉意象和听觉效果的交汇,经了叠章的反覆唱叹,所造出的正是这样一种兴奋、热烈的画意和诗情。

  前文说到这是一首赞美贵族公子的诗,似乎已没有异议。但它究竟歌唱于何种场合,实在又很难判明。方玉润以为此乃“美公族龙种尽非常人也”(《诗经原始》),大抵为庆贺贵族生子的赞美诗,似乎较近原意。古代的王公贵族,总要自夸其身世尊崇不同凡俗,所以他们的后代,也定是“龙种”、“麟子”。这首诗用于恭贺贵族得子的场合,大约正能满足那些王公大人的虚荣、自尊之心。然而,自从卑贱如陈胜、吴广这样的氓隶之徒,曾喊着“王侯将相宁有种乎”的不平之语揭竿而起以后,凡俗之家便也有了愿得“麟子”的希冀。在这样的背景上反观“麟之趾”,则能与仁兽麒麟媲美,而可热情赞美的,就决非只有“公族”、“公姓”了——既然有不少贵族“龙种”,最终被历史证明只是王冠落地的不肖“跳蚤”;那么凡俗之家,就也能崛起叱咤风云的一代“麟子”。

   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最新评论

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